美惠1974

最因缘際會,巧合之下拍到的畫面!最💖💖

CH.16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演戏的S:

Draco现在的情绪很糟糕,他轻轻的拍了一下nigrum的头算作惩罚。然后看着它陷在harry怀里也不去强求它回笼子,如果说draco从纳西莎那里继承的最显著的特点,应该就是对孩子的溺爱和保护。


 


Harry的头又靠向了车窗上,闭上眼睛假寐,draco身上一直有股非常好闻的味道,让他很安心。


 


“你就打算这样吗?”克拉布似乎见harry睡着,开口向draco询问,“那位大人吩咐的事情……”


“闭嘴!克拉布!不要把我的脑子和你那塞满肥肉的脑子相比,我当然记得。”低沉而阴冷的声音从金发男孩口中穿出。


 


暑假里父亲第二次任务失败时黑魔王彻底愤怒了,摄魂怪弄死了一个哑炮,harry·potter毫发无损!黑魔王当着马尔福家人的面就对卢修斯实施了惩罚,那个永远体面而优雅的父亲痛苦扭曲的样子深深震撼着draco,恐惧在那一刻超过服务于黑魔王的荣誉牢牢刻下了印。


 


黑魔王等不及了,他给draco布置了第二个任务,在去学校前的列车上放出消失柜,还找来了克拉布监督他,这个愚蠢的跟班居然被派来作为监督!


暑假最后仅剩的几天里他的教父在教他呼神护卫,但是总不得要领,马尔福家没有真正的快乐过,没有一位马尔福会这个咒语。最多只能释放不成形的白雾,但是黑魔王说过他的目的不是收割无用的生命,而是威慑——他要世人知道,他能操控别人所不能控制之物,他能给予别人无法给予的恐惧,也只有他能授予别人无法授予的荣耀,只有追随他才是唯一的道路。


 


Draco摸了摸裤子口袋里的缩小版消失柜手心冒汗,他必须在摄魂怪作乱结束离开后取回它,这意味着他必须直面摄魂怪——他从未真正见过的家伙。


 


随着夜幕的降临,火车越来越临近霍格沃茨,克拉布甚至几次站起了身,那被脂肪堆积的脸上肥肉挤压得双眼只留下一条缝隙,透过他威胁般地看向draco。


 


 “坐下!克拉布,我有我的计划,而你现在正破坏它!你负担不起后果。”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丝焦躁,疾声厉色的表情掩盖着恐惧。


“你们打算干什么?”布雷斯开口


“和你没有关系。”draco警告的瞪了一眼,布雷斯无所谓的耸耸肩却暗自决定等会儿要早点下车。


 


Draco看了眼还在沉睡的potter,把nigrum放回笼子里,拿出一件对角巷出品的隐形衣盖在他身上,眼底闪过一丝狠厉。


 


火车进站停靠,人声沸腾着拿下行李下车去,当他们这节车厢稍显空旷之后,draco拿出消失柜施了一个放大咒,放进去了一个苹果当做信号。接着迅速的离开跑到远处的车厢里。


 


两只摄魂怪从里面飘出来在车厢中作怪,惊叫的学生更是一股脑的往车下推挤乱作一锅粥。阴冷的气息飘荡在车厢里,配合着夜幕宣布恐惧的开幕。


今天接站的格拉普兰教授慌忙的上车发出咒语,被守护神追赶的摄魂怪逃回消失柜的位置。她不能丢下学生去追赶查看,安排学生一批批急匆匆的坐上公共马车。


直到车厢里空无一人时马尔福才从隐秘的隔间慢慢挪动出来,咽了咽唾液跑回消失柜的位置想要尽快解决之后离开,但没有关紧的消失柜里两只摄魂怪猛地冲向马尔福而出,寒冰一样的气息冻结了他的血液,父亲的惨叫声和母亲的哭泣声在耳边回响,黑魔王那令人担颤的凤凰木魔杖在他面前指向卢修斯,摄魂怪那腐烂的身体和结痂的手掌靠向马尔福——


呼神护卫!


巨大的客迈拉兽咆哮着从魔杖中飞出,飞扇着巨大的龙翼冲向摄魂怪,狮头露出利牙撕咬着吞噬黑暗,harry冲到几乎昏迷的马尔福身边,跪在他身后把人紧抱在怀里,幽绿的眼眸中刮着暴雨,咬牙切齿的低喃着:伏-地-魔。


 


Draco只觉得周身一阵暖意,然后整个后背被炙热的胸膛紧贴,扩散的瞳孔开始聚焦,迟缓的记忆开始复苏。


“draco?draco?”他听到有人在急切的呼唤


 


终于把视线集中到一处——一张放大的harrypotter的脸。


 


猛地推开了他,又惊恐的望向一侧的消失柜。迅速念了缩小咒收回它,想要起身却有些无力。


身体被人半搂半架着撑起,“先回学校。”


 


原先只是恶作剧的希望列车把potter带回去,没想到意外的救了自己。回学校?然后把自己交给邓布利多?不,他不会承认这一切!他的大脑防御术得到过教父的夸赞!但是potter…,他不意外对方会来救自己,他就是这样的人。救世主,哈。即使全世界都放弃的人处于危险中,他也会去拯救,因为他是一个格兰芬多。


但这并不代表其他任何事,他会向邓布利多说出见到的一切,draco完全都不怀疑这一点。


他必须想点办法,在见到邓布利多前让potter住嘴。


 


 


“harry!”ron看到走出车厢的harry大松了一口气,摄魂怪造成暴动之后他们一直在设法寻找他!


“谢天谢地,你们还留着一辆马车。”harry松了口气,第一次对夜骐感到亲切。


 


“malfoy他——?”赫敏看着被harry几乎半抱在怀中虚弱的darco惊讶的问道。


“先回去再说。”harry截住了她的问题,直接横抱着人上马车。


“potter!我能自己走!”draco有几分羞怒的瞪着自作主张的男人


“你现在没有选择权,malfoy”harry也努力克制着怒火,他对这次malfoy的行为非常生气,替伏地魔办事开心吗?


 


“他——”ron想开口的问句湮没在赫敏用力的一掐里。


 


四人坐上马车向霍格沃茨驶去。



CH.17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演戏的S:

Draco的行礼都被高尔先行带走了,现在这个浑身漉湿的人靠在马车背上试图和harry保持距离。


Harry从自己的行李箱中拿出毛毯给draco披上,却被无情地嫌弃


“拿走,我不会把格兰芬多的毯子披在身上!”


湿透的金发贴在脸侧,飞奔的马车疾驰的夜风吹来阵阵寒意,


“是的,现在该让你妈妈给她的小宝宝送一条高贵的斯莱特林的毯子过来。”ron坐在draco的对面讽刺的开口。


“也只有韦斯莱一家会把学院分配的毯子当做高贵的物品了,噢让我猜猜——那是不是你们家最值钱的毯子了?”不甘示弱的人回敬着


Ron的脸瞬间涨红了,举起他的魔杖对准了malfoy


Draco下意识的往harry的身边靠近了一点,似乎在需求庇佑,仿佛潜意识地认为harry会挡在他身前。


Harry顺势将毯子裹在draco的身上,手环过他的半身压制了他的反抗,“我好像说过,你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利。”声音听不出喜怒,碧绿的眼睛在夜色下一片寒意。


“没错,你得看清楚自己的处境。”ron得意的附和。


“给他一个保暖咒。”harry对举着魔杖的ron说道


“什——?什么?”


“你居然让他对我施咒!?”


两人默契的同时的吼起来,愤怒的draco忘记了还环抱着自己的人,抬着头质问着harry,靠近的双脸之间能感觉到对方的鼻息。他不相信ron,却忘记了他这句话自动将harry当做了他的保护人。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凝视harry,和nigrum的幽绿不同,harry的眼睛是更醇厚的祖母绿,环绕着深黑的眼瞳完全抓住了draco的心神,让他忘记了挣扎抚平了焦躁和愤怒。


显然harry想要缓解这两人关系的行为彻底告败。


 


一个温暖咒被施加过来,hermione收起魔杖板着脸说,“你们都住嘴!我们快到了。”


 一座满是小塔的高塔,通体乌黑指向黑色夜空的城堡出现在眼前,在它上面到处都有窗户闪烁着明亮的光芒。(作者吐槽:总觉得此刻该有配乐……)


 


Harry看着熟悉的城堡,终于又回来了——。


 


马车像喝醉酒一样摇摇晃晃的在接近城堡石头台阶的地方停住了,正对着橡木制成的前门。哈利首先跳下了车,伸出手去接draco时被直接拍开,malfoy跟在后面干脆利落的跳下车。


 


入口处的大厅火炬光线摇曳;学生们穿过标记好的石头地板去右边第二道门的时候,大厅里回荡着脚步声,这道门通往主厅和开学典礼举行的地方。


 


Malfoy一声不响的匆匆与人流相背,往地窖中走去。匆忙的忘记了他身上还裹着格兰芬多的毯子!回到空无一人的房间后才猛然醒悟,忿恨的将毯子丢到了地上踹进了角落里。


 


他有些颤抖地把消失柜从口袋里拿出来,potter刚才没有在那两个人面前提起这件事一直让他提心吊胆,他有些摸不准potter的意图。但这东西让他恐惧,早已没有了第一次拿到手时的兴奋,想起那时教父和母亲看着自己复杂的目光,突然觉得可以理解那种担忧,担忧自己的愚蠢。将东西小心翼翼的锁紧保险箱里,对着镜子扬起一个假笑,重新整理了衣服才迈步走向大厅去。


 


在主厅之中四个长桌正在暗无星光的黑色天花板下闪闪发光,其景象正如他们通过高窗看见的夜空。蜡烛沿着长桌漂浮在半空中,照亮了星罗棋布在大厅中游荡的银色幽灵,学生们一脸兴奋的交流着暑假的新闻,大声对其他学院的朋友们打着招呼,品评着一个又一个新发型和新款式的长袍。再一次,harry注意到当他经过的时候人们将头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哈利、罗恩、赫敏一起在桌子中段靠近无头尼克的地方找到座位。无头尼克是格兰芬多的幽灵,另外还有帕瓦提帕提尔和拉文德布朗,后面两只幽灵向哈利愉快的,超出朋友热情的打招呼,这使得哈利十分确定他们刚刚停下对自己的谈论。不过,他有更重要的东西要担心:harry越过学生们的头顶仔细的搜索着大厅另一端的长桌。


“harry,他来了。”Hermione似乎知道harry在找谁,用目光指了指从大门口刚进入的身影。“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但比起malfoy,难道你就不担心海格吗?”


 


一个暑假都没有见到他,接火车的人本应该是海格,现在教师席上也没有那个庞大的身影。


 


“你们不认为他……受到伤害,或者其他什么事,是吗?”赫敏困难的说道。


 


    “不,”harry接口,


 


    “但是他在哪里呢?”Hermione有些渴求的看着harry,似乎希望从他这里得到答案。


 


    “也许他还没有回来,他整个夏天为邓不利多做的事情。”harry说的很笃定,他知道海格被派去与巨人沟通了。


“harry,无论你有多少秘密,你不应该这样隐瞒我们。”Hermione安心的同时又有点受伤。


“没错。”ron附和,“你更不应该去帮那个malfoy。”接着又着重的加了一句。


“你是不是在怀疑他在为那个人做事?”Hermione犹疑着问道


“哈?不可能,那个人怎么会用到他,这个看到摄魂怪都吓得屁股尿流的家伙,难道你想说是他引来摄魂怪的吗?”这次ron说的有些鄙夷和笃定。


“不,不是。我只是说怀疑!而且你也逃走了。”Hermione对这矛盾的逻辑有些尴尬,只能将矛头对准ron,“那确实很可怕。”


“至少我没有昏过去!”ron立刻反驳道。


Hermione没有继续理会ron,转向harry继续刚才的提问,“harry!你觉得呢?是谁引来的摄魂怪?你和malfoy在车上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车上几乎没有人,然后我看到摄魂怪在袭击malfoy时,就用了守护神咒。”


Hermione怀疑的目光看了harry一会儿,最终没有继续追问。


 


“你们看那个人。”ron指着教师席的中间


哈利顺着ron的手看过去。他们第一眼看见的是邓不利多,他正坐在长桌正中那张高背的金色椅子上,身上穿着紫色长袍,长袍上点缀着银色的星星,并戴着一顶相配的帽子。邓 不利多的头偏向一个坐在身边的妇女,后者正在对着他的耳朵说话。哈利认为她看起来像某人的姨妈:她蹲在椅子上,有着短而卷曲的老鼠一样的栗色头发,头发上面还带了一只恐怖的粉红色的爱丽丝蝴蝶结,以配合她穿在长袍外面的粉红色开襟羊毛衫。接着她把脸稍稍转过来吸吮了一下面前的高脚杯,一张苍白的,青蛙一样的脸,加上一对显著突起的,松垂的眼睛。


“她是谁?”Hermione问


“乌姆里奇,她为福吉工作。爸爸提过很多次这个女人的劣行。”


“魔法部要干涉霍格沃茨事了。”Hermione听完ron的话后坚定的开口。



CH.18_纯血的效忠者(哈德,harry重生)

演戏的S:

۞今天搞定了七日小黄书的封设,于是一高兴决定来更一发哈德(这是什么鬼逻辑)


۞明后天就又要停一停啦嘿嘿,搞搞茨狗和我的原创嘿嘿


————————————不知为何出现的碎碎念—————————


Chapter.18


结束后,Ron和hermione去引导一年级新生。Harry和他们告别后没有回宿舍,他可不想在那里再被参观一次,然后被拦下质问他和塞德里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上一世他已经重复的够多了,战后塞德里克的父亲甚至缠着hermione询问关于时间转换器的问题。他重生了,但塞德里克依旧已经离世,也许世界就是那么不公平,因为他的母亲和家族比塞德里克所知道的更多从而给了他重生的机会,力量不代表一切,但力量将给人多一种选择。


 


他来到有求必应屋前,默念着想要一个适合谈话的房间。


 


“alex”


“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请格林德沃先生过来,不行就用强的。”


Harry坐到一边的沙发上,揉了揉鼻梁有些疲惫,今天真是够受的了,但精神却完全不敢放松。


 


“harry?”


“那么晚请您过来真是抱歉。”


格林德沃倒是完全不意外,自顾自地走到另一头的沙发上坐下,还让alex为他准备了一杯茶。


“今天摄魂怪袭击了列车。”


“喔?”格林德沃表现出惊讶的神色,“那真是不幸。”


Harry透过镜片审视着眼前的男人,“你早就知道了。”笃定的陈述句。


 


整个暑假格林德沃都与卢修斯保持着联系,他被黑魔法课拖住了寄魂的频率,没有发现draco的任务被多加了一项。


 


格林德沃放下茶杯,交叠起双腿,把双手置于其上,露出一个堪称和熙的笑容,轻轻开口,“卢修斯似乎提过这件事情,一个小小的恶作剧罢了。”


“你还知道什么?”


“你想知道吗?”


“不。”


当harry问出口时他就意识到了,现在无论格林德沃说出什么事情,他都不会再相信。一开始就不是朋友,可笑自己还是没改了这容易轻信的毛病,明明时刻在提醒自己了,但被善意的假象一蒙蔽就常常忘记了本质。


 


Harry垂头丧气的抓了抓头发,“你走吧。”


“你知道这个世上能要我说来就来,想赶就赶的人还没有吗?”


“那你现在见到第一个了,参观完了就滚吧。等会我回去还有一大帮子人等着参观我。”他说的有几分自嘲。


格林德沃轻轻哼了一声,没有alex的带领,除非他有potter的血液,不然他根本进不了庄园,之前那200CC的交易品早就被他试验用光。


“alex,带他出去。”


 


麦格教授奔向邓布利多的办公室,一路上神色阴郁,格拉普兰教授跟在她的身后不断碎碎念着,“幸好今天接车的是我,为什么摄魂怪会袭击列车?魔法部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乌姆里奇知道这件事吗?”


“格拉普兰教授!”麦格打断她,让焦躁的女巫停下脚步,“我们到了。”


 


“教授,学校受到入侵了。”麦格看到邓布利多的第一句话让格拉普兰震在了一侧,慌乱的解释,“不是学校,是学校外…是摄魂怪,教授?”


“是,我知道”,麦格给了她一个冷静的眼神,继续重复她的话,“就在刚才,学校被入侵了。”


邓布利多抬了抬手示意两人稍安勿躁,对着画像说,“去请斯内普教授来一趟。”


然后转过身对着麦格说,“要来点儿糖吗?”


“不用了,谢谢。”


“他现在已经离开,我刚才重新加固了防御。”


“他是谁?他是怎么来的!?邓布利多!”米勒娃显得很迷茫,“没有人可以幻影移形来霍格沃茨。”


如果可以的话,那这里将毫无安全可言。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毫无疑问是个非常强大的巫师。”


“会是那个人吗?”麦格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真的不需要来点糖吗?或者蜂蜜茶?”


麦格紧紧抿着唇,摇了摇头。


 


格拉普兰教授在一边出声,“摄魂怪也是他招来的吗?他已经可以操控摄魂怪了吗?魔法部那些人在干什么!?摄魂怪外放着不去管治,还派人来学校!邓布利多教授?”


 


“邓布利多教授,您找我?”一身古式黑色巫师袍的男人从阴影里走进,暗沉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你来了,斯内普。我想知道伏地魔最近有没有产生来学校的打算?”


斯内普的肌肉微微一动,声音依旧平稳而低哑,“据我所知,没有。”


他已经与纳西莎签下了牢不可破咒保护draco,教子将要帮助黑魔王降临霍格沃茨的事情他无法言说。


“今天有人入侵了学校。”邓布利多缓慢的叙述。


“他还招来了摄魂怪!” 格拉普兰教授似乎现在了摄魂怪的怪圈里无时无刻的提醒这一件事。


“是的,摄魂怪还袭击了列车。”邓布利多给了格拉普兰一个放心的眼神,表示他知道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伏地魔最近给谁指派过这方面的任务吗?”


 


斯内普看了看不太在状态的格拉普兰,将目光最后钉在邓布利多身上,“我不知道。”他说的很冷淡,接着又跟了一句,“我会去查一查。”


“麻烦你了,斯内普。这很重要。”邓布利多露出一个笑容,“那么各位就先请回吧,霍格沃茨现在还是安全的,你们有我的保证。”


 


 


坐在沙发上将头陷在臂弯内的harry慢慢扬起头,向后靠坐在椅背,将手臂伸展开来搭上了沙发的后沿。


看着Alex带格林德沃出门后才幻影移形,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draco在自己的宿舍里不停思索,potter是不是已经向邓布利多交代了所有,自己什么时候会被找去校长办公室,他该怎么解释消失柜和摄魂怪。


不行,他必须先去见他的教父,却在办公室门口被告知斯内普教授已被邓布利多请去。


他的脸色一片苍白,果然!该死的potter已经在告状了。他简直能想象那个男孩在校长办公室里在一片教授的目光下绘声绘色的描述自己的所有事。




——————————————————————


继续碎碎念:不知道有没有表达清楚harry在替draco善后费尽心机,反正我是比较苏这种默默替你搞定一切不留一片云彩的大总攻的(捂脸)